大学生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 名著 外国 文学 古典
玄幻 武侠 言情 科幻 穿越
悬疑 青春 传记 历史 人文
生活 散文 恐怖 励志 作品集
上一章 下一章 天道1983作品集

第一篇 菜农也疯狂 第二十三章 狼嚎乎?狼嚎!

    “喂,臭家伙,等等我们!”李芸朝在前面找参的张国栋喊到。三人一起找参,还不如说是张国栋拖了两个油瓶。

    普通人雪地找参,得仔细观察,很费力,就得在时间上耗,但张国栋是靠感应,在二女的监视下,他装模作样四下看一番,但度却不慢,慢慢就将二女拉在后面了。

    就在刚才那棵人参不远处,张国栋又现一棵,却是长在一个洞**口,居然挺着暗绿色的叶子,比在外面的人参,多了几分绿气,不过,这棵人参只有两年参龄。

    廖胜于无,张国栋收获了两棵人参后,也终于认识到,即使年限小的野参,也是不容易现的。木屋四周数千平方米内,也只现这两棵而已,太少了。

    张国栋无奈的停下,等李芸和项春艳跟上来。

    李芸上来就掐张国栋,可惜羽绒服厚了点,怎么也掐不到肉里,不象坐下后大腿上掐着舒服。

    “让你走那么快!老实交代,你怎么现人参的?啊!”脚下一绊,李芸惊呼一声朝张国栋躲闪倒去。

    张国栋双手本能的一抱,李芸就倒进了他的怀里。李芸将张国栋抱的紧紧的,四目相对,李芸哆嗦了下,脸刷的就红了,然后赶忙站起,又泼辣了:“让你占我便宜!站住,给我掐一下!”

    张国栋忙闪,道:“我不是故意的,意外啊,我不抱你你就摔地上了!”

    “你敢!”

    赶上来的项春艳笑叉气了,居然看到这么一幕有趣的戏。

    “李芸妹妹,我不会将看到的说出去的,咯咯!”项春艳明显着火上浇油,乐的旁观。

    张国栋很郁闷。

    这些女人一个比一个狡猾,一个比一个难对付,虽然他心里亮堂,不象外表那么木讷,但也招架不住这些女人的撒泼招数。

    “天快要黑了,要不,我们回去吧?”张国栋找到一个借口。

    看天色,的确,三人一起时间似乎过的很快,不回去是不行了。

    落荒而逃,后面跟着两女人,不时的娇笑打闹着,李芸也想不到,那摔倒的动作居然象投怀送抱?是项姐故意说的吧?恩,应该是,不过那家伙很坏!

    ‘**抱’就这么没了!

    回到木屋,天昏暗下来,一大五小六间木房,六个火堆,旁边还放着足够的柴火,连续看了几间木房,现众人的帐篷早已扎好了,将房间挤的满满的,男人们大概是喝多了,又兴奋过度了,这会就有人钻进了帐篷睡觉。缺少男人们的热闹,女人们也呆不下去了,火堆旁并没几个人,胖子也不见踪影,可能是喝高了。

    然后张国栋现个尴尬事,他的帐篷并没有搭起来,其中两人住的一间,却霸道的将三个位置给占了。就是李芸和项春艳的也一样,面临的是一个空木房,三个人住。项春艳这熟女也有点不自在,不过其他房间都已经满员了,这会总不能将人喊起了吧?

    也总不能叫张国栋外面睡去吧?而在隔壁大木房内,夏艺萌、秦丽、杜鹃、林月住在一起,但此时林月却没睡下,一个人坐在火堆旁,手里拿着根树枝,拨着柴火,毕剥的声音不时响着。

    她本来是打算给李芸搭帐篷的,但没想杜鹃和夏艺萌这两个女女也走了进来,结果隔壁就空出一间房来。

    只是没想到张国栋这家伙也没回来,等意识到时,众人已经安排好了。林月自我安慰道:“反正都住帐篷里面,野营不都一样吗?芸芸应该不会介意吧?”

    但多了个房屋,感觉上有点异样。

    听见外面说话声,林月知道三人应该回来了,她还以为李芸这丫头会过来表她的不满,但等了半天也没动静,于是生气的钻进了帐篷里。

    张国栋将旅行包提了过来,也包括李芸和项春艳的,没得选择,各自动手,简易帐篷很快搭好了。

    “你们先睡吧,我来看火!”张国栋一**坐在火堆旁,讪讪说道。

    两女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让看火的位置让给张国栋,她们却钻进了帐篷,一点也不客气。

    坐着坐着,张国栋现两个帐篷里翻来覆去有人在翻身,显然是睡不着。实际上张国栋也急,这都休息了,他还得将药材移植到桃源里,还有小家伙们都饿了吧?哎,贪上自己这个主人,可怜小家伙们了。

    张国栋再想到,白天挖到的那棵疑似金蛇草果的极品药材到底是什么?手册上面都没有记载。而那金蛇草果哪里才有?

    胡思乱想着,时间不知觉的流逝。

    晚上十一点,天上挂着满月,很亮,木屋里只能听到柴火的噼里啪啦声,然后就是,项春艳的帐篷里还有响动。

    一声轻微的拉链拉开的声音,项春艳披着衣服钻出了帐篷。

    “出来一下!”项春艳出来后,俏声对愣愣的张国栋道,然后小声的开门走出木屋。

    张国栋有些愣,让他出去?

    项春艳脸上烧,感觉到了羞意,这话很有歧义,仿佛在偷情一般。睡不着,胡思乱想中,她想到丈夫,想到了新婚时和丈夫做那事,然后浑然就烫,花园湿润起来,想出去小解。

    外面天黑,有野兽出没,太危险,张国栋就成了护花使者。

    张国栋出去后,项春艳声音有点颤抖道:“我去小解,你,你在旁边呆一下,天有点黑!”

    张国栋比较晕,但鼻子里恩了一声,两人走出十几米,项春艳找到一个灌木丛,张国栋只好背着她,彼此间的距离只有两米远。

    稀索声、流水声,张国栋脑海里浮现出一副**图,顿时身体起了反应,顶起了帐篷,幸亏天黑,不然糗大了。

    这时,一声嗷呜从远处传来,然后接连几声,是狼嚎!

    张国栋悚然一惊,急忙向四周望,这‘野猪林’果然有狼!

    “啊!”一声低呼,项春艳猛的跳了起来,直接投向张国栋怀抱。“吓死我了!”

    “没,没事!”张国栋眼前一个黑影,但知道是项春艳,所以没避开,只是小弟弟被一压,顿时疼的直吸气,艰难的安慰道。

    项春艳光着丰满的肉臀,挤在张国栋怀里,感觉底下有根棍子顶着,顿时心里一荡。天啊,是男人的那根东西!

    张国栋的手正抚在那肉臀上,两人的动作在那一瞬间停滞似的。

    那狼嚎持续几声后就消失了,来的时间似乎恰好,造成了两个成熟男女的亲密接触。

    “想,想要的话你就来吧!”项春艳咬着张国栋的耳朵,娇羞并颤抖说道。“不过,我们先回去,外面太危险!”

    勾人的话,张国栋顿时感觉血脉愤张。

    张国栋象个无魂人,跟着项春艳这个美妇回了木屋,然后两人紧张的进了项春艳的帐篷。衣服艰难的脱掉,两条肉虫坦承相对。帐篷终究还是小了,项春艳躺着,丰满的肉球吸着张国栋的目光,那呼气也变粗了。她双腿微开,但底下早就湿润的不成样子了。

    张国栋此时象个初哥,由项春艳手把手的教着怎么**,握住男根,个头不小,项春艳春风荡漾的心想,捋了几下,越的愤张,项春艳媚眼若丝,呢喃道:“国栋,弟弟,进来吧,尽情的泄吧,让我明天早上起不了床!”

    这情话简直就是催情剂,对于初哥来如此。引导着,张国栋感觉下面进了一个湿润温暖的洞**,异常的舒服,然后一挺,项春艳长吟一声,两人彻底结合在了一起。

    第一次的张国栋有些生疏,连着几十下,忽然一个哆嗦,居然爆了!项春艳猛的抱住张国栋,然后亲了几下:“居然还是个初哥哦,姐拣大便宜了!”

    “你怎么知道?”张国栋不好意思道。

    项春艳爱怜般的抚摩了下张国栋的脸道:“我就知道!”

    身体内,张国栋的那**虽然爆了,但是却没软去,随着项春艳不断的亲吻和撩拨,张国栋顿时雄风再起。

    “弟弟!”项春艳受着冲击,眼神迷离,呻吟不由大了起来。

    张国栋的第二次就强多了,破记录的第一次将这个美妇送上了**。初生牛犊不怕虎,项春艳这只母老虎没拿下牛犊,反而被步步进逼。

    “弟弟,不要了,要死了!”项春艳享受着长久没有过的**,张国栋却象一头蛮牛,不知辛苦的耕耘着,第二次爆的时间却大大的持久。渐渐的项春艳也受不了,她怕自己再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

    偷情的感觉很刺激,但是这里不是地方啊,小冤家!

    “马上就好!”张国栋喘着气,撞击着,一会后,忽然的一下送到底,然后彻底的爆,项春艳受着一股热流烫着,第二次**很容易就到了。

    张国栋被项春艳这美妇诱惑,没能把持住,从男孩变成了男人。

    同一木屋内,李芸羞怒的被吵醒了!

    她万万没想到,张国栋那坏胚子居然和项姐搞在了一起,就在自己的旁边**,而且那话语非常的**和肉麻,刺激着李芸的神经。

    可恨的是,这动静没匆匆结束,而是折磨了她一个小时,一个小时里,那让她恐惧和好奇的声响折磨着她。

    李芸还未经人事。但被着实的影响到了,在暗骂J夫y妇的同时,她的身体也起了反应,手抚摩着敏感处,那感觉越来越强烈,就在张国栋爆的一瞬间,李芸的**居然也到来了!

    张国栋偷情完毕,抱起衣服,从项春艳的帐篷里钻了出来,光着**小心的进了自己的帐篷。

    等拉上拉链,张国栋一瞬间进了桃源。

    “太荒唐了!”张国栋这样说自己。接着是苦恼,怎么就这么做了呢?

    不过,那感觉很**,一时他纷乱如麻。

    小家伙们似乎感应到了张国栋的进来,顿时爬起来哇呜哇呜的叫着,声音变了不少,张国栋一看,两个小家伙居然晃悠悠的站立着,颤悠悠的,只是没法前进,而且那眼睛居然已经睁开了,大大的,黑亮亮的,很可爱,很有神!

    一身黑毛已经覆盖身体,开始浓密起来,这又是几个小时的变化。张国栋不得不感叹,幼小的家伙长得就是快!

    动物和植物的生长度在桃源似乎大不一样,植物的生长度比动物要快的多,导致动物生长提可以忽略不计。
上一章 下一章 城市新农民目录
  • 城市新农民
  • 电脑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