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 名著 外国 文学 古典
玄幻 武侠 言情 科幻 穿越
悬疑 青春 传记 历史 人文
生活 散文 恐怖 励志 作品集
上一章 下一章 饶雪漫作品集

沙漏III-5

{大}{学}{生}{小}{说}{网}

人生的前十八年里,我从未想过我的人生会跟"服装设计"这个词联系在一起。那些小阁楼里羞涩的布片和线头,不过是晦涩青春的一种宣泄和逃避。

可是我考上了,他找来全南京辅导高考最厉害的老师替我补习,每堂课花掉他几百块钱。我没有跟他说过谢谢,他反而谢谢我聪明,说我没有让他的钱白花。

很奇怪,不是吗?

"学的专业有用么,什么时候能替我设计一套衣服?"他打断我的沉思。

"什么时候也不能。"我说,"因为你不会看得上。"

"什么话!"他笑,忽然又说:"中午我去接机,你可愿意陪我?"

"接谁?"我问。

"儿子。"他说,"跟他妈在国外五年了,不知道为何,我有点怕一个人跟他见面。"

我很吃惊,早知道他跟他夫人离婚,也知道他有个儿子在国外,却是第一次从他口中听到一个"怕"字。简直就不是他的风格。

"好的。"我说。

居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他,简直也不是我的风格。

他有些高兴地从我碗里夹了一块牛肉过去,然后说:"你少吃点肉,女生都以减肥为春秋大业。"

我倒是想吃胖,可惜从来没有成功过。我私下认为,这只是他努力想要表达我的他之间亲近的一种方式。不过我真的很难去亲近他,纵使在高三苦读的那些日子,他坚持不让我住校,每天用车接我放学,然后亲自下厨,替我做各种各样好吃的菜。同班的学生都当我是公主,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是美丽世界里的孤儿,一无所有,伤痕累累却还要强颜欢笑。

不是我不想亲近他,而是他对我来说,其实是仇人加陌生人。

我无法忘掉那张照片上的"天涯海角",无法忘掉是他让白然魂不守舍地死去,无法忘掉他要她离婚,无法忘掉我的命运都是因为他而变成这样坎坷。我恨他,更恨自己常常忘掉恨他,所以,离开他到北京读大学的时候,我更多的是轻松。

白然写给他的那些些信,一封一封,都如刺青般刻在我的脑子里,虽属于上一代却依然和我息息相关的用刀刮也刮不掉的顽固的爱恨情仇。

是白然安排我到他身边的吧,折磨他,让他愧疚不安,让他一辈子也无法忘掉自己犯下的罪行,白然,是吗,是的吗?

北京机场人来人往,由加拿大飞来的航班晚点,我和他站在那里等。他不说话,表情看上去一如既往的不可捉摸。我当然也不会说话,我们枯站了一刻钟,他看看手表,招呼我说:"走,去喝点茶。"

机场的普洱价格贵得离谱,味道倒还尚可。他点了雪茄抽,被人制止,于是听话地掐掉。我能感觉他内心的起伏。不知道父子相见,会不会抱头痛哭?他一定要带上我,估计是有个外人,好懂得控制自己的感情。如果我还能见到我的父亲……想到这里,我眼眶忽然有些泛红,于是低下头装做品茶。

"我不是个称职的父亲。"他说。

我很怕他再继续说下去,怕他会提到白然,因为白然,所以伤害某某某,于是我把IPOD拿出来听,他跟我做个手势,告诉我他将到外面去抽烟。我忽然烟瘾也有些上来了,其实我很少抽,但确实学会了抽。我通常抽女烟,因为它甜丝丝的薄荷味道。每当我食欲特别旺盛时,我对薄荷味道的迷恋甚至让我想吞食下整根香烟,好在我已经学会能控制自己。有多久没犯病了呢,久得让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了。我把手伸进包里,没摸到烟,倒是摸到了爸爸的一只手表,离开家时我什么都没有带走,除了它,它是我连接过去唯一的通道和证明。这块表爸爸带了很多年,上面有他的特殊的气息的味道。我将它取出来,带在手腕上,为防止大大的表带滑出来,我把毛衣往下拉了拉,这样,便没有人看得见。

除却它,我几乎丢失了所有曾经的记忆。

或者我用词不当,应该不是丢失,而是胆小的我不敢再面对的一切。所以我选择跟江辛走,那是我唯一生还的希望,否则,走到哪里都是死路一条。

他给了我新生,可我还是恨他,他容忍我的恨兴许是想还欠白然的债。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在给自己投靠江辛这件事找寻种种"借口",可越是这样做我越心慌。因为其实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我跟他走究竟是因为我已经无助到走投无路,还是因为内心涌动的复仇血液的暗示。

复仇这两个字是我心里时暗时明的火星,从那个冬天的11月29号,爸爸的生日,我发现那个秘密之后,它就一直跃跃欲试地燃烧,随时准备以燎原之势毁灭一切。

人生就是这么怪,反反复复,忙忙碌碌,谁也不知道究竟最后是为了谁。

一小时后我终于见到他儿子。老实说,我没想到他儿子个子那么高,而且,身形面孔都跟他极为相似,我只看了他一眼,便没有再多看。他拖着一个很大的行李箱出来,长途的旅行让他的脸色显得有些暗沉。他走近,很轻地叫了他一声爸爸。

并没有我想像中热烈的拥抱和眼泪。

他把我推上前,开始他的介绍:"这是醒醒,在中央美术学院学服装设计。这是我儿子江爱笛生,他学摄影,在加拿大一家杂志社工作。"

江爱笛生,有这么奇怪的名字么?

但很快我发现江爱笛生先生本人比他的名字还要奇怪得多,他只是看了我一眼,嘴角牵动算是勉强微笑了一下,就拖着他大箱子大踏步往前走了。

"我来替你拿吧。"江辛跟上去说。

"我自己就可以了。"江爱笛生用责备的语气对他说,"爸,我都说了,公司会有车来接,你还专程从南京来,累不累啊?"

"你忘了我告诉过你我北京也有家了,"他说,"晚上一起吃饭?"

"我也想,可是我约了朋友,还有些事要急着处理。"江爱笛生看看表说,"这样吧,你们先在家等我,时间允许的话我一定去。"

我很多余地跟在后面,自觉地放慢了脚步。机场人来人往,他们父子再说什么我已经听不见,江爱笛生很快被一个很时尚的女人接走,她和他不仅有拥抱,我还看到他轻轻地吻了她的面颊。

他真正笑起来,简直就是江辛的翻版。

江辛帮着他把行李放着后备箱,一直看着车开走,他失落的样子让我心里拥起一种说不出的快活感,我觉得我等这种感觉已经有很长时间了,我更觉得,他是故意带我来,要给我这种感觉的。他是要告诉我,他也和白然一样,为那份放纵的爱一直在买单。

这么一想,我差不多就要为他的处心积虑而出离愤怒了。

这是离我们学校不算远的一处公寓,顶层,十九楼。整个房子不大,两室一厅,约摸也就七八十平米,但显得很精致。

这应该是江辛为江爱笛生(这个名字怎么这么别扭)安排的住所。以前我并不知道他在北京有这个家。他如此用力地补偿别人却未必领情,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做何感想。但是我发现我在心里还是有些小小地嫉妒那个冷傲的江爱笛生,嫉妒他在国外受良好的教育,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还有一个替他安排好一切的老爸,比起我来,他幸运很多。

"醒醒,你过来。"江辛站在阳台上招呼我。我走过去,惊讶地发现那里竟有一个小小的楼梯。像上看去,好像别有洞天的样子。

虽然不似记忆里那个泛着枫叶色光芒的楼梯一样老旧,但我的眼睛还是好似被针尖轻轻刺痛了一下恍惚。

我数了数台阶,居然也是9级。

"我们上去看看。"江辛说完,径自弯腰上了楼,我跟着他上去,待他扭开门把,我们走了进去,才发现这里竟果然是一个小小的阁楼,如记忆里那个纱笼般庇护我的小小处所一模一样,但空间更大,并且,窗子是开在屋顶的流行式样。我第一眼看到,便深深的喜欢上了。而那张床,分明就是我的,只是换了新的床单,还有那书橱,那鞋架,甚至--我的缝纫机。

它们怎么会统统跑到这里来了!

更叫人惊讶的是,当我坐在那张熟悉的床上时,我忽然看到了摆在枕头旁的沙漏!

一年未见,它仍然通体洋溢着柔和的光泽,像曾经停留在我身上的某个眼神。那个我最亲密无间的友人,她其实一直就住在我心里,从来没有离开过。

我如被雷击,摔开那个沙漏,惊讶地退后。

"你怎么了,醒醒?"他说,"不喜欢是吗?"

"你从哪里弄来这些东西?"我恍惚地问。

"当然是你家。"他笑着说:"我请许老师帮忙,从老家运过来的,当初买这个房子,就是看中这个阁楼,我想你会喜欢的吧。"

我失声尖叫:"你告诉她我在北京?你答应过我什么?"

"别激动,醒醒。"他走近我,"要相信,我什么都没有透露,我怎么可能忘掉对你的承诺?"

我的心仿佛一下子撞在一块被晒的滚烫的石头上,倏忽烫得失去知觉,想哭哭不出,只觉得忽然生出一个又一个虚弱的水疱,让我无法控制我自己。

"你讨厌!"我冲着他一面大吼一面往楼下冲,"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很讨厌,很讨厌!"

"醒醒。"他拦住我,"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把它们都弄走,我以为你会想家,所以才这样。"

我跌坐在地板上,捂住脸哭泣。

我承认我失态,我也必须承认,我不能看到那个沙漏,它让我崩溃。

"你在这里休息休息。"他说,"醒醒,我还是希望你勇敢地面对过去,因为有过去的人,总比没过去好。"说完,他退后一步,转身下楼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从地上慢慢地爬起来,走到床边,重新握着那个常在我梦里出现却被我强迫着忘掉的沙漏。曾经有多少个夜晚,我用它抵住我发烧的胃,不许自己下楼去吃东西。曾经有多少次,我希望能再把它握到手里,重温过去的一切。可是当它真正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却无力承担这份重逢带给我的猝不及防的悲伤

 冷静些些后,我还是有些后悔跟他发火,他刚忍受完儿子的冷淡,又要承受我这个养女的不知好歹。谁给过他体谅呢?从买房,到装修,再到把那些家具一一运来,不知道他完成这一切,花了多少时间?或许在我刚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或许在我告诉他我决定报考中央美院的那时候,甚至更早以前,他已经在偷偷筹备着,筹备着在这里给我一个一模一样的家,就像宫崎峻的漫画里那个会自己飞翔的城堡一样?他知道我想家吗?他知道我想念我的小阁楼吗?他知道我所有说不出口的秘密吗?他怎么连我无数次梦中的沙漏都知道?哦,他一定什么都知道,不是吗?

我的仇人,他这么宠我,我该怎么办才好?

我拿起我水晶般的沙漏对着最后一缕从天窗下泻下的阳光,不知道在那里呆坐了多久,直到我听到相机的咯嚓声。

我本能地用沙漏挡住了自己的脸,没想到他还在拍。

我更没想到,拍照的人竟是江爱笛生,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别动!"他走上前,把我的拿着沙漏的手再次举高,并飞快地退到门边,"对,就这样,让我替你拍几张。"

言语间,已经听他咯嚓咯嚓又按下了无数次快门。

我把沙漏放在地上,从地板上跳起来,要去抢他的相机。

"别抢!"他的语气和他父亲一样地霸道,"让我给你看,你再决定删不删!"

他端着他的相机,送到我眼前。的确,阁楼天窗里倾泻而出的黄昏日光在他的镜头下美得不可思议,我手里的沙漏更是变成了仿佛钻石般剔透光明,而我脸的轮廓也在这种奇异光线下变得格外的清晰分明,好像都不再是我。

摄影真是个奇怪的玩艺!

"挺好。"他津津有味地看着屏幕说,"我爸的眼光一向不错,你是他亲女儿吗?还是某个女人带来的继女?"

看来他对他父亲的状况一无所知。但他这种口无遮拦的说话还是伤害了我,于是我反唇相讥说:"那你是他亲儿子吗?还是某个女人带给他的养子呢?"

"哈哈。"他笑,"牙尖嘴利的,这点倒是跟他像。"

我不想再理他,把沙漏捡起来,放到我随身带的小包,站起身来下了楼,他很快也跟着我一起下来,不过他也没理我,只是捣鼓他的相机。捣鼓完了,他就自顾自泡了一杯茶,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像模像样的喝起来。其实我也渴了,但他似乎没打算关心同在一个屋檐下的我。是他没在国外学会怎么做一个绅士,还是所谓的摄影师都是这么拽?我对他的印象坏上加坏,所以更加坐立不安。江辛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见我四下张望,江爱笛生说:"你是找老爹么,他去楼下超市买点小葱,他要露一手,烧鱼给我们吃。"

"我要回学校了。"我抓起我的包,冷冷地说:"麻烦你告诉他,我晚上有课,先走了。"

"那他会失望的。"他走到厨房,拉开冰箱的门给我看说:"你看看他做足了准备,儿女同堂,我想他等这一天一定等了很久了。"

有这么恶毒的儿子吗?

"你闭嘴!"我大声喝断他。

"我知道我是个不讨人喜欢的人,可是我也没想过要被谁喜欢。"江爱笛生坐回沙发,悠闲地品了一口茶说,"我早听说过我老爹有个私生女,他把你如此张扬地带到我面前,我想你也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他老了,需要安全感,需要他的一切都被承认。我回国的时间也不长,也不想那么残忍,就依了他吧。不过我把话先说好,我这人演技一般,请你多担待,要让老人家欣慰,恐怕还是得靠你们女孩子家,你说对不对?"

我真服了他,在国外呆这么多年,居然还能顺畅地讲出这么多一语双关明嘲暗讽的中文句子。

我背起我的包,正要大步走出去,却看到门口正站着的是手里拎着一小袋葱的江辛。隔着一个防盗门的距离,他面无表情,好像对刚才发生的一切什么也不知晓,我好不容易控制住就要滚滚而下的眼泪,预备不顾一切往外冲,却被打开门的他拦进屋里。

"吃完晚饭我送你回去。"还是那样不容拒绝的语气,门在他身后合上了,我竟然没有勇气去把它拉开。

从前,拉开门,逃到另外一个地方去,留下一声"砰"作为最严重的警告和叛逆,是我最擅长的本领。可我现在没有施展的余地。

他回过头对我说:"醒醒你跟我来,来厨房里帮帮忙。"

他一定看到了一切,可是他以无招胜有招,仿若什么都没有发生。要修炼多久的人,方能达到这样的万事不惊呢?

"我还是第一次在这里做饭吃。"他说,"会煮饭么,你先把米淘上。"

尽管心里很不舒服,可是看着江爱笛生那一张比我还要不知好歹的黑脸,我又觉得我不应该在这时候离开,吃饭就吃饭呗,最好能把他喝的汤下点泻药,不给他点色彩瞧瞧,他还以为我会任他捏扁搓圆败在一个所谓的"海龟"手上!

那天的晚饭很丰盛。他的手艺还是那么好,吃了数天学校饭菜的我胃口大开。他不停地替我们挟菜,满意地看我们吃。

江爱笛生说,"我妈一直念着你做的红烧肉。"

江辛笑:"等她回国,我做给她吃。"

"这要看缘份了,"江爱笛生说,"您忘了?您伤她太深,她发誓永远不回。"

"呵呵。"江辛转了话题,"你妈昨天跟我通电话,说你跟一个洋妞好上了?"

"差不多吧。"江爱笛生说。

"洋妞我就是看不惯,要娶就娶个正正经经的中国老婆。"他叹息,想不到他竟然这么传统。

"我妈就比你开通。"江爱笛生说,"她还催我结婚呢。"

江辛不高兴地说:"你妈自己都变洋妞了,当然。"

父子俩短兵相接,话里有话,整场饭局最沉默的是我,一句话也没说。江爱笛生先生偏偏爱惹事,转头问我说:"你母亲大人呢?难道也被逼得远走他国了?"

"笛生!"江辛喝斥他,"住嘴!"

我把碗放下,站起身来,努力微笑着问江爱笛生:"我想知道,如果远走他国和命丧黄泉给你选的话,你会选哪一个?"

江辛看着我,脸色突变。

江爱笛生有些疑惑地盯着我,我知道他在反应我话里的意思。

"江先生。"我说,"如果你认为今天羞辱我可以替你母亲找回点公道的话,我想告诉你,你实在是找错了对象!"

说完,我把面前的碗轻轻一推,冷静地说:"二位慢用,我先走一步!"

没有人追上来。

我却记得他最后的表情。

那是他心碎的表情,也是他自找的心碎。

所以对不起,我不会对任何人说对不起。我只想保全我自己,保全我的自尊,白然的自尊,我父亲的自尊。

我希望七月十七,成为一个永远的历史。任何人敢要翻起它,就别怪我对他不客气!

十二月的第一个周末,我第二次见到江爱笛生。

那天我正好出了一些小状况,一是得了重感冒,咳嗽流鼻涕难受地要命。二是收到某男生的鲜花。那个男生是设计学院的,除却少有的几次大课我们一个教室之外,平时我跟他见面的机会都很少。他不仅送我花,还给我老土的情书,上面写:莫醒醒同学,你超凡脱俗,让我心之神往,晚上请你吃饭,赏脸请回电XXXX。

我当然不会回电。下午的时候,我把手机关了,把头蒙起来在宿舍里睡大觉,期望能捂出一身汗,让病快些好起来。那天我一反常态做美梦,我走入很大的花园,繁花盛开,一朵又一朵,花香迷人极了。天蓝得不可思议,白云一朵一朵地从天上掉下来,掉到我身上,让我全身都觉得痒酥酥的,如此好梦没料到居然被人扰醒,宿舍的门被人敲得震天响,我睡眼惺松地爬起来,发现是隔壁的一个女生,大声对我说:"莫醒醒,楼下有人找!"

我走出宿舍门,趴到阳台上看下去,居然看到了江爱笛生,他穿着牛仔配衬衣短夹克,还围一条围巾,背一个黑色的大包。像刚刚钓完鱼回来。

他怎么来了?讨债还是找骂?

他朝我招手,那姿势和感觉和江辛简直如出一辙。

我回到宿舍,强撑着换了衣服,到楼下的时候他已经候在大门边,对我说:"有空吗?想跟你聊聊。"

我正烧得发晕,绯红着一张脸答他:"继续寻仇?"

"那天的事,很抱歉。"他说,"是我不好,闹了个不欢而散。"

真不知道是撞了什么邪,难道是被江辛逼来的?那天后我跟江辛只通过一个电话,他告诉我往我卡上存了些钱,并说会在北京住一阵子,希望我有空能回家。

我当然没回去过,那是他跟他儿子江爱笛生的家,跟我没什么关系。

"我是诚心的。"他说,"父亲都跟我谈过了,我了解了一切。"

"好吧,"我说,"你的道歉我接受,没事我就上去了。"

"等等。"他拉住我,"你怎么了,是不是在生病?"

他伸出手自然地握住我的,摊开我的手心,放在他的额头上不到一秒,就惊呼:"发这么高的烧!"

我把没有知觉的手指从他额头上撤回,可没等我调头走开,他又上前一步把手背放到我额头上,摇摇头说:"起码四十度,必须去医院。"必须?!真是好笑,我自己的身体难道要他负责吗?他未免太操心了,和他爸爸一样。我挣脱他往转身往楼上走,他拉住我不放。我们正在拉扯,有人忽然从旁边闯出来,侠士一般大喝一声:"放开她!"

是那个送花的男生!

江爱笛生仍旧拉着我不放,那个男生干脆卷着袖子捏着拳头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

"哈哈。"江爱迪生一点跟他搏斗的意思都没有,终于在拳头落在他脸上之前放开了我,拍拍那个男生的肩膀说:"勇士,打架之前请先把病人送去医院。"

"什么?"男生瞪大眼睛看着他很久才如梦初醒地走到我身边说,"莫醒醒,你生病了?!那我们赶紧去医院!"说完,他背对着我,半蹲下去,手还对着我一招一招的,做出一幅要背我的样子。

我气得倒退一步,无话可说。在周围经过的女生眼里,一个穿着臃肿的红脸女生,一个半蹲着的男生和另一个抱臂站在一旁的男生,一定是发生了非常值得推敲的故事。

冷风把我本来就沉重的头吹得更加沉重,我实在受不了,转身又要走,没想到他也往前一步,于是我一下子撞在他身上,眼冒金星,脚下不由自主一滑。他趁机拉开我说:"看来你不喜欢他,那就由我带你走。"

说着,他出乎我意料地把我一把夹住,搂到他腋下,几乎是押解出了校门。

Www.DXSxs.COm.
上一章 下一章 沙漏Ⅲ目录
  • 沙漏Ⅲ
  • 沙漏Ⅱ
  • 最熟悉的陌生人
  • 我要我们在一起
  • 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
  • 校服的裙摆
  • 小妖的金色城堡
  • 我不是你的冤家
  • 蝴蝶来过这世界
  • 我是女巫我怕谁
  • 十年
  • 糖衣
  • 左耳
  • 没有人像我一样
  • 按时长大
  • 电脑完整版